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语文在线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热搜: 高考 美文 试题
查看: 193|回复: 0

明天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8-3-30 14:57:2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明天
  “没有声音,——小东西怎了?”# A5 j$ J0 b; d
  红鼻子老拱手里擎了一碗黄酒,说着,向间壁努一努嘴。蓝皮阿五便放下酒碗,在他脊梁上用死劲的打了一掌,含含糊糊嚷道:
: W+ Y7 o: s) M3 l5 |% s  “你……你你又在想心思……。”
9 d" s+ z% y* Q. j9 V3 f  原来鲁镇是僻静地方,还有些古风:不上一更,大家便都关门睡觉。深更半夜没有睡的只有两家:一家是咸亨酒店,几个酒肉朋友围着柜台,吃喝得正高兴;一家便是间壁的单四嫂子,他自从前年守了寡,便须专靠着自己的一双手纺出绵纱来,养活他自己和他三岁的儿子,所以睡的也迟。
; y) ?+ w" M* c4 F5 r; ?  这几天,确凿没有纺纱的声音了。但夜深没有睡的既然只有两家,这单四嫂子家有声音,便自然只有老拱们听到,没有声音,也只有老拱们听到。5 \8 Z6 I* L0 }
  老拱挨了打,仿佛很舒服似的喝了一大口酒,呜呜的唱起小曲来。
3 u+ Q  O$ |7 J$ |0 M; k+ ?" q  这时候,单四嫂子正抱着他的宝儿,坐在床沿上,纺车静静的立在地上。黑沉沉的灯光,照着宝儿的脸,绯红里带一点青。单四嫂子心里计算:神签也求过了,愿心也许过了,单方也吃过了,要是还不见效,怎么好?——那只有去诊何小仙了。但宝儿也许是日轻夜重,到了明天,太阳一出,热也会退,气喘也会平的:这实在是病人常有的事。: R5 B' ~8 |# L& Z  j; R
  单四嫂子是一个粗笨女人,不明白这"但”字的可怕:许多坏事固然幸亏有了他才变好,许多好事却也因为有了他都弄糟。夏天夜短,老拱们呜呜的唱完了不多时,东方已经发白;不一会,窗缝里透进了银白色的曙光。
* H1 I4 `8 ^( w* ?8 l  单四嫂子等候天明,却不像别人这样容易,觉得非常之慢,宝儿的一呼吸,几乎长过一年。现在居然明亮了;天的明亮,压倒了灯光,——看见宝儿的鼻翼,已经一放一收的扇动。
2 d" L! F5 B* Y3 [2 M  单四嫂子知道不妙,暗暗叫一声"阿呀!”心里计算:怎么好?只有去诊何小仙这一条路了。他虽然是粗笨女人,心里却有决断,便站起身,从木柜子里掏出每天节省下来的十三个小银元和一百八十铜钱,都装在衣袋里,锁上门,抱着宝儿直向何家奔过去。* T9 k4 ~$ L" \$ ]
  天气还早,何家已经坐着四个病人了。他摸出四角银元,买了号签,第五个轮到宝儿。何小仙伸开两个指头按脉,指甲足有四寸多长,单四嫂子暗地纳罕,心里计算:宝儿该有活命了。但总免不了着急,忍不住要问,便局局促促的说:
8 ?9 e5 t# j$ ~  “先生,——我家的宝儿什么病呀?”" c. P; G# {( z
  “他中焦塞着⑵。”
0 \$ [6 P5 M6 A4 C. _9 D2 H% h  “不妨事么?他……”
; Y- E, a9 B  {# [  “先去吃两帖。”
/ j$ I0 ?) |0 F: e" |2 c  “他喘不过气来,鼻翅子都扇着呢。”0 M/ ~6 K4 }! x5 X7 J
  “这是火克金⑶……”: ~: f8 C6 y9 g% y2 X2 R% ]
  何小仙说了半句话,便闭上眼睛;单四嫂子也不好意思再问。在何小仙对面坐着的一个三十多岁的人,此时已经开好一张药方,指着纸角上的几个字说道:
  {5 j& \8 e6 D0 l2 @   “这第一味保婴活命丸,须是贾家济世老店才有!”5 R3 Z. v' G* D/ D2 o/ j
  单四嫂子接过药方,一面走,一面想。他虽是粗笨女人,却知道何家与济世老店与自己的家,正是一个三角点;自然是买了药回去便宜了。于是又径向济世老店奔过去。店伙也翘了长指甲慢慢的看方,慢慢的包药。单四嫂子抱了宝儿等着;宝儿忽然擎起小手来,用力拔他散乱着的一绺头发,这是从来没有的举动,单四嫂子怕得发怔。4 r7 ?3 s! H" J( f4 O
  太阳早出了。单四嫂子抱了孩子,带着药包,越走觉得越重;孩子又不住的挣扎,路也觉得越长。没奈何坐在路旁一家公馆的门槛上,休息了一会,衣服渐渐的冰着肌肤,才知道自己出了一身汗;宝儿却仿佛睡着了。他再起来慢慢地走,仍然支撑不得,耳朵边忽然听得人说:- l$ g5 y4 t  W6 N& x% V( e# Z
  “单四嫂子,我替你抱勃罗!”似乎是蓝皮阿五的声音。
+ n) `! A6 }' ~3 ]$ m  他抬头看时,正是蓝皮阿五,睡眼朦胧的跟着他走。
) n9 k! M% g6 x) \  单四嫂子在这时候,虽然很希望降下一员天将,助他一臂之力,却不愿是阿五。但阿五有些侠气,无论如何,总是偏要帮忙,所以推让了一会,终于得了许可了。他便伸开臂膊,从单四嫂子的Rx房和孩子之间,直伸下去,抱去了孩子。单四嫂子便觉Rx房上发了一条热,刹时间直热到脸上和耳根。
4 j) G$ W9 V/ L# H  他们两人离开了二尺五寸多地,一同走着。阿五说些话,单四嫂子却大半没有答。走了不多时候,阿五又将孩子还给他,说是昨天与朋友约定的吃饭时候到了;单四嫂子便接了孩子。幸而不远便是家,早看见对门的王九妈在街边坐着,远远地说话:3 P$ v- X5 _/ ^' |( {& k8 d
  “单四嫂子,孩子怎了?——看过先生了么?”
& p1 N, A* h6 I  “看是看了。——王九妈,你有年纪,见的多,不如请你老法眼⑷看一看,怎样……”
9 z3 F' g) q, o2 Y* g+ a. H: }  “唔……”! O: Z1 m# \& f6 ]% ^
  “怎样……?”) s, m5 X1 v7 \% ^
  “唔……”王九妈端详了一番,把头点了两点,摇了两摇。
" a% b* `* T3 L9 P- O  宝儿吃下药,已经是午后了。单四嫂子留心看他神情,似乎仿佛平稳了不少;到得下午,忽然睁开眼叫一声"妈!"又仍然合上眼,像是睡去了。他睡了一刻,额上鼻尖都沁出一粒一粒的汗珠,单四嫂子轻轻一摸,胶水般粘着手;慌忙去摸胸口,便禁不住呜咽起来。& V. K2 i* z, W# @) V8 w
  宝儿的呼吸从平稳到没有,单四嫂子的声音也就从呜咽变成号啕。这时聚集了几堆人:门内是王九妈蓝皮阿五之类,门外是咸亨的掌柜和红鼻老拱之类。王九妈便发命令,烧了一串纸钱;又将两条板凳和五件衣服作抵,替单四嫂子借了两块洋钱,给帮忙的人备饭。: U2 F/ @) C2 |& D9 a
  第一个问题是棺木。单四嫂子还有一副银耳环和一支裹金的银簪,都交给了咸亨的掌柜,托他作一个保,半现半赊的买一具棺木。蓝皮阿五也伸出手来,很愿意自告奋勇;王九妈却不许他,只准他明天抬棺材的差使,阿五骂了一声“老畜生”,怏怏的努了嘴站着。掌柜便自去了;晚上回来,说棺木须得现做,后半夜才成功。; F. C+ f( m$ f# G
  掌柜回来的时候,帮忙的人早吃过饭;因为鲁镇还有些古风,所以不上一更,便都回家睡觉了。只有阿五还靠着咸亨的柜台喝酒,老拱也呜呜的唱。
) }% }( X$ Y; ?: n- s  这时候,单四嫂子坐在床沿上哭着,宝儿在床上躺着,纺车静静的在地上立着。许多工夫,单四嫂子的眼泪宣告完结了,眼睛张得很大,看看四面的情形,觉得奇怪:所有的都是不会有的事。他心里计算:不过是梦罢了,这些事都是梦。明天醒过来,自己好好的睡在床上,宝儿也好好的睡在自己身边。他也醒过来,叫一声"妈",生龙活虎似的跳去玩了。! J1 m) N6 {& w8 }
  老拱的歌声早经寂静,咸亨也熄了灯。单四嫂子张着眼,总不信所有的事。——鸡也叫了;东方渐渐发白,窗缝里透进了银白色的曙光。3 {' l9 J* S- f1 O
  银白的曙光又渐渐显出绯红,太阳光接着照到屋脊。单四嫂子张着眼,呆呆坐着;听得打门声音,才吃了一吓,跑出去开门。门外一个不认识的人,背了一件东西;后面站着王九妈。
6 X' \! K, M* X  哦,他们背了棺材来了。+ z# E) c  e# r& U
  下半天,棺木才合上盖:因为单四嫂子哭一回,看一回,总不肯死心塌地的盖上;幸亏王九妈等得不耐烦,气愤愤的跑上前,一把拖开他,才七手八脚的盖上了。1 f8 k* T* _5 c" b. {0 Z/ ?, t
  但单四嫂子待他的宝儿,实在已经尽了心,再没有什么缺陷。昨天烧过一串纸钱,上午又烧了四十九卷《大悲咒》⑸;收敛的时候,给他穿上顶新的衣裳,平日喜欢的玩意儿,——一个泥人,两个小木碗,两个玻璃瓶,——都放在枕头旁边。后来王九妈掐着指头子细推敲,也终于想不出一些什么缺陷。) _6 w4 ?. v$ B1 f
  这一日里,蓝皮阿五简直整天没有到;咸亨掌柜便替单四嫂子雇了两名脚夫,每名二百另十个大钱,抬棺木到义冢地上安放。王九妈又帮他煮了饭,凡是动过手开过口的人都吃了饭。太阳渐渐显出要落山的颜色;吃过饭的人也不觉都显出要回家的颜色,——于是他们终于都回了家。
: u! X1 }; J# n3 W  G8 O  单四嫂子很觉得头眩,歇息了一会,倒居然有点平稳了。但他接连着便觉得很异样:遇到了平生没有遇到过的事,不像会有的事,然而的确出现了。他越想越奇,又感到一件异样的事——这屋子忽然太静了。" ?* {) V! i' C3 f/ d& H
  他站起身,点上灯火,屋子越显得静。他昏昏的走去关上门,回来坐在床沿上,纺车静静的立在地上。他定一定神,四面一看,更觉得坐立不得,屋子不但太静,而且也太大了,东西也太空了。太大的屋子四面包围着他,太空的东西四面压着他,叫他喘气不得。' L- C4 e( R9 }2 i8 b  Y0 Y7 Q
  他现在知道他的宝儿确乎死了;不愿意见这屋子,吹熄了灯,躺着。他一面哭,一面想:想那时候,自己纺着棉纱,宝儿坐在身边吃茴香豆,瞪着一双小黑眼睛想了一刻,便说,"妈!爹卖馄饨,我大了也卖馄饨,卖许多许多钱,——我都给你。"那时候,真是连纺出的棉纱,也仿佛寸寸都有意思,寸寸都活着。但现在怎么了?现在的事,单四嫂子却实在没有想到什么。——我早经说过:他是粗笨女人。他能想出什么呢?他单觉得这屋子太静,太大,太空罢了。
. H2 f9 Y% r5 F2 @# a  但单四嫂子虽然粗笨,却知道还魂是不能有的事,他的宝儿也的确不能再见了。叹一口气,自言自语的说,"宝儿,你该还在这里,你给我梦里见见罢。”于是合上眼,想赶快睡去,会他的宝儿,苦苦的呼吸通过了静和大和空虚,自己听得明白。9 n: v# O& B0 e' k
  单四嫂子终于朦朦胧胧的走入睡乡,全屋子都很静。这时红鼻子老拱的小曲,也早经唱完;跄跄踉踉出了咸亨,却又提尖了喉咙,唱道:
0 V. d  W2 T9 R  “我的冤家呀!——可怜你,——孤另另的……”  s: R$ Z: j6 w. Y- T# R0 d
  蓝皮阿五便伸手揪住了老拱的肩头,两个人七歪八斜的笑着挤着走去。
3 N) K, ~  L/ J2 F7 U) g8 J  单四嫂子早睡着了,老拱们也走了,咸亨也关上门了。这时的鲁镇,便完全落在寂静里。只有那暗夜为想变成明天,却仍在这寂静里奔波;另有几条狗,也躲在暗地里呜呜的叫。7 d! T0 _& h! Q8 }( l, i2 c
  一九二○年六月
【注释】9 d. Q7 b+ K1 R) B0 J- \, k
6 C/ D5 @) |- U1 Z7 ]; s  F
  ⑴本篇最初发表于一九一九年十月北京《新潮》月刊第二卷第一号。: D, Y# C) B$ X* {4 Z
  ⑵中焦塞着:中医用语。指消化不良一类的病症。中医学以胃的上口至咽喉,包括心、肺、食管等为上焦;脾、胃为中焦;肾、大小肠和膀胱为下焦。
9 K" ~# w- M% w$ M9 h& i  ⑶火克金:中医用语。中医学用古代五行相生相克的说法来解释病理,认为心、肺、肝、脾、肾五脏与火、金、木、土、水五行相应。火克金,是说"心火”克制了"肺金”,引起了呼吸系统的疾病。' f0 B4 n, C; ?- V" w
  ⑷法眼:佛家语。原指菩萨洞察一切的智慧,这里是称许对方有鉴定能力的客气话。
) J- W" R$ u3 E  {  ⑸《大悲咒》:即佛教《观世音菩萨大悲心陀罗尼经》中的咒文。迷信认为给死者念诵或烧化这种咒文,可以使他在"阴间"消除灾难,往生"乐土”。
7 F! [* S4 f1 l# N  l6 B, L  ⑹据《鲁迅日记》,本篇写作时间当为一九一九年六月末或七月初。

# N* R6 E( X/ n/ a, }) q8 t2 O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手机版|小黑屋|论语说文 ( 沪ICP备10019915号  

GMT+8, 2018-8-18 19:12 , Processed in 0.137799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1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